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南宋異聞錄 > 第200章 掛在青天是我心
 “小青姑娘?”

守衛看清了出現在屋脊上的人,急忙放低了手中的弩弓,揚聲問道:“小青姑娘這是做什么?”

小青負手站在屋脊上,笑道:“我還從未見過三山世界的夜空,故而登高一望。”

小青說完,在屋脊上緩緩而行,朗聲吟道:“眾星羅列夜明深,巖點孤燈月未沉。

圓滿光華不磨瑩,掛在青天是我心。”

屋下十幾個守衛面面相覷,有些哭笑不得。

人家姑娘詩興大發,想到房頂上遛達遛達,貌似也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大家也只好眼睜睜地看著,不好再說什么。

白素趁著這機會,已經飛快地貼伏到了陡峭的后山崖上。

白素與小青不同,小青劍術無雙,習自于大唐劍圣,只是以前因為精于異術,而唯一的對手也精于異術,這種凡人之間最上乘的殺人劍術在異術面前并不算了得,所以鉆研的不深。

而白素不同,白素當時的異能只有兩種,一是治愈,二是霧化。

可霧化之后要迅速脫離敵人,依然需要她自己的努力,所以她對輕身術十分精通。

縱然她沒有對輕身術下上十分的苦功,經歷了漫長歲月的浸淫,也有十分深厚的功底了。

更何況當她發現習練輕身提縱術可以瘦腿、可以翹臀,白素姑娘就練得很勤了,她是把這門功夫當成塑體術練的,功夫可也因此日漸精深。

她的輕身功夫,學自于傳奇游俠空空兒。

她曾三次用異術治愈過空空兒,用救命之恩換來了空空兒冠絕天下的輕身提縱術。

而今,卻是她第一次在這樣的環境中使出來。

有些特質是浸淫到了人的骨子里的,由此深深地影響著一個人。

就像精通遁術,能夠應付任何惡劣環境的譚小談,唯獨被海鮮和稻米打敗,整天都有一種吃不飽的感覺。

白素骨子里就是一個喜歡熱鬧、喜歡冒險、喜歡浪漫的人,這一點也是再也改變不了的。

因此,掛立在陡峭如鏡的崖壁上,罡風呼嘯中,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結局,一仰頭只看見滿天繁星,除此之外一無所見的白素,沒有一絲的緊張恐懼,卻覺得異常的興奮刺激。

她沒有動用飛抓,就用雙手雙腳的力量,利用崖石間不起眼的突起和縫隙,像一只靈巧的猴子,在山崖間跳躍、攀爬、滑行,那種靈動機敏,便是世上最高明的攀巖家見了,都要自愧不如。

近一個時辰后,白素抵達了山底,抬頭看看,她在山底撿起一塊石頭,在長滿青苔的崖壁上畫出了一個只有她和小青才明白其中意義的符號,然后就像乳燕一樣快樂地投入了夜色當中。

白天在山頂觀察,居高臨下的,她已經看清了這山底地勢,她知道向前行去,將是一個海灣,海灣邊雖有起伏不定的巖石,但那里是沒有人的,要從那里離開,非常的安全。

只是,從山上望下去簡單,真走起來她才發現這段路并不短。

用了很長時間,白素終于聽到了一起一伏的濤聲,抬眼向前一看,卻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海面。

今夜有星,無月。

嗅了嗅那潮濕的海腥味兒,白素再次撿起一塊石頭,給小青留下了記者,便依著白天的記憶辨識了一下方向飛奔過去。

一路上雖然都是高大的、光滑濕潤的巖石,卻絲毫影響不了她的速度。

……徐諾和眾長老們的議事已經結束了,此時已經過了三更,他們各自趕回住處,并沒有驚擾楊瀚的休息。

一座小樓上,唐詩負手站在窗間,房中沒有點燈,所以與夜色渾然一體,她能看得清院落中散向各處房舍的眾人,眾人縱然抬頭細辨,卻也很難看得清她。

蔡小菜和譚小談就站在她左右,看著遠處廊下一身素衫,姍姍而行的徐諾。

燈下美人如玉,仿佛一朵靜靜綻開的曇花。

徐諾走著,忽然抬頭向唐詩的窗口看了一眼,但唐詩一動未動,徐諾不可能看見她,徐諾只是知道她住在這里,這是自然而然的一種反應。

蔡小菜嘆息道:“小姐,我們要和徐諾爭,只怕爭不過呢,弄不好,就為這位七七姑娘做了嫁衣。”

唐詩負手不動,只是望著漸漸遠去的徐諾,問道:“此話怎講?”

蔡小菜道:“徐姑娘有整個徐家做嫁妝,本人又是這般美麗。

她與楊瀚可以朝夕相處,有近水樓臺之便,我們拿什么和她爭啊?”

唐詩忍不住微微側了肩,乜視著蔡小菜:“我們爭什么?

爭男人嗎?”

蔡小菜呆了一呆,道:“啊?

我是……我覺得……”譚小談忍俊不住地笑道:“小菜姐姐,徐諾正因為有整個徐家做她的后盾,才是阻礙她接近楊瀚的大麻煩呢,那楊瀚一接觸就知道,不是個沒心機的蠢蛋,你說他對徐姑娘會不會心懷忌憚?

美色縱然迷得了他一時,能一直讓他迷戀下去嗎?

夏桀根本不曾為妹喜建酒池肉林,商紂也不是為妲己而建鹿臺,周幽王為博襃姒一笑烽火戲諸侯的故事更是毫無邏輯的鬼話,只有傻瓜才信。

再說了……”譚小談看了看蔡小菜,嘆息道:“我們要的是楊瀚可以給予我們的幫助。

其實他并不是最好的人選,徐伯夷才是最合適的人選,既可以幫到我們徐家,事了之后要擺脫他也容易,這個楊瀚,與他合盟,的確有養虎之患。”

唐詩哼了一聲,對蔡小菜道:“多跟小談學著點兒,你呀,看著精明,一腦袋的漿糊。”

蔡小菜扁了扁嘴兒,沒再說話。

唐詩淡淡地道:“我看中楊瀚的,是他能給我們唐家帶來的幫助。

等我們得到我們各自想要的東西,也許那時就成了你死我活的對手。”

唐詩頓了頓,道:“所以,小談,你要牢牢地給我盯著他,盯緊了他,為了取得他的信任,你要忘記你是唐家的人,如果有人試圖對他不利,哪怕是來自我們唐家,也要照殺不誤,直到……我給你下令!”

譚小談道:“是!”

唐詩微笑道:“男女之情,從來都不是穩固關系的根本。

就算是升斗小民,也會因為利益糾紛、立場不同,而分道揚鑣。

但男女之情,卻可以加速人與人之間的理解與信任。

所以……”唐詩轉過身,看著譚小談,微笑地道:“把他變成你的男人,這對你的任務,很有幫助。”

譚小談的目光閃爍了一下,就像深夜里燭花的一下跳動。

唐詩輕輕挑起了眉:“沒有信心?”

譚小談小臉兒皺成了包子:“真沒有!”

唐詩的手輕輕撫過譚小談吹彈得破的肌膚,道:“你這小模樣兒,我見猶憐,勾搭一個男人而已,為什么沒信心?”

譚小談苦著臉兒道:“因為我的對手是徐家的徐諾。”

唐詩失笑起來:“我父親力壓各方梟雄,霸居幕府大將軍之職已逾二十載,如今更有謀國之志,堪稱雄才大略之主。

可你知道,他最喜歡最疼愛的女人是誰?”

蔡小菜道:“當然是咱們夫人,您的母親。”

唐詩哼了一聲道:“那是敬重,是相濡以沫的親情,不是寵愛。

我父親最寵愛的,最喜歡讓她陪伴、廝守的,是華陽夫人。”

蔡小菜訝然道:“那個花匠的女兒?

從小就在大將軍身邊端茶遞水,還養了一堆貓貓狗狗的花奴子?”

唐詩徐徐轉向窗口,緩緩地道:“越是強大的,殫精竭慮、籌謀劃策的男人,越是喜歡簡單的女人。

他不缺謀略之士、不缺忠心的侍衛、不缺得力的盟友,他需要的只是一份寧靜,一個不需要再動心機的地方,一個能把他帶進最簡單快樂的女人。

所以……”唐詩再度轉向譚小談:“王后的名份,你當然想都不要想。

但是,若說是討那男人的歡心,徐諾背負的太多,她,不是你的對手!”

“是!婢子明白了!”

夜色中,譚小談的眸子亮晶晶的。

 
双色球胆拖投注金额对照表